凉薄时光空城葬

I'm not guilty , but I have faults.

很喜欢的一首纯音乐
名字也很好听
风居住的街道

曲风哀而不伤
喜欢上了二胡

听这首歌时会想起很多
比如说你,比如说我的曾经
比如说那个潮湿的夏天
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记忆,没有回忆
“你忘了那些,只是因为你不想,或者没有必要记起。”

那些过往,曾孤注一掷的勇敢,也都失去了
所以在下雨天也只是会想一想
想着奔跑在雨中
或者走在雨后的街道

那些可以称之为赤诚的东西
还是在过往中消逝了

还是很庆幸
自己年少的骄傲
突然看到了小学毕业册的照片
眉角的飞扬跋扈
让我在这个单薄的周六笑了

我从不曾跌入泥泞中
从未让自己觉得不堪

这很好,而我现在还活着
这就是最美好的事

传说有个开满罂粟的国家,那里的女王有着艳丽似血的长发,和冰雪般无暇的肤色。

王国的人大多爱戴她,因为她有着举世无双的高雅。百灵鸟歌唱着称赞她的美貌,玫瑰也因为她的优雅而绽放。

但人们从未见过她,因为见过她的人都死在了王宫后面的悬崖。见到她的人无一不为她而疯狂,他们为她的容颜而痴迷,在午夜的钟声敲响十二下的时候,一步一步是圆舞曲庄重的舞步迈向了悬崖,他们微笑着,怀着对爱情的虔诚,化为崖底的罂粟。

在第一千个人庄严地走向悬崖时,王宫举办了一场舞会,女王第一次参加。她穿着洁白的蕾丝裙,再无人比她圣洁。

当一位男子邀请女王陛下和他共舞时,女王微笑地看向他,银色的面具并未阻挡他的高雅尊贵。舞曲响起时,女王将手交给了他,他们起步后贴近,擦肩,旋转,脚步轻扬,一下一下似踏在心上。

当午夜的钟声终于敲了十二下,男子放开了女王的手,他微微俯下身子,然后离开了王宫。女王的面容更加无暇,她向男子离去的方向优雅地迈了三步,然后转身向王宫后面走去。她洁白的裙子上逐渐缀满罂粟花,妖艳如同鲜血,夜莺的歌声响起,伴着女王的步伐,一步步靠近悬崖。

一千零一夜的童话落幕,王国的人再没听过女王的消息,只找到了一个银色的十字架,在晨光中折射光芒。

王国的罂粟花一夜枯萎又重新绽放,每一朵都是爱情的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