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时光空城葬

I'm not guilty , but I have faults.

――昨天他来了吗?
――没有。
――他不会来了吗?
――我会等他。
――他什么时候来?
――可能明天,可能永不会来。
――你为什么会等他?
――他成了我的习惯,就连呼吸都带着他的味道。
――等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不管他会不会来,我一如既往。
――那他今天会来吗?
――明天我再告诉你。
 
我没等过一个人,但我知道有人一直在等他。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