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时光空城葬

I'm not guilty, but I have faults.

后来发现,夸父逐日,渴死禺谷,竟也是极其浪漫的一件事。

风声在示好

夜色已睡着

这世间男女之情无非三种
他爱她,她爱他
她爱他,他爱她
或者她爱他,她亦爱他。
而有时寥寥数语,便似已道尽一生情爱。

       两部跟火车有关的片子,一部鲜艳画风黑暗走向,一部我以为是刀子结果变成糖的现实童话。
      《火车火车过山洞》英译名《WHO LASTS LONGER》是在美术课上看到的,后来终于找到名字,在手机上又看了一遍。两遍都被虐到了。看完第一遍我一边拖着沉重步伐回到教室一边想着片子想要表达什么,旁边的小姑娘跟男朋友讨论剧情,于是我又被虐了一遍。第一次亚历山大的没有跳开造成了整个故事的悲剧走向,而第二次亚历山大的跳开无疑是最最无奈的悲剧,MOM WINS。片子没有明确表达出什么,它只是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剧情发展如此理所应当的故事,你甚至不能反驳不能抗争只能沉甸甸地接受,无能为力,就只能无可奈何。
       《火车司机日记》看到海报时我就能预料最后结局,父亲为了儿子成功当上火车司机选择卧轨来减轻儿子没撞死一个人甚至一只鸡的负担。影片开篇即写“我们撞死了人,但我们无罪”,荒诞但又隐含悲剧。本来是为了开导撞死人的火车司机的心理医生反而被吓到,那么这些无罪的肇事者有应该有多大的心理压力才能让他们白天谈笑风生,却在深夜惊醒。但所幸编剧并没有让整个影片都带上一层黑色幽默,所以结局也与我想得不同,变为喜剧结局。
      “我们无罪,但我们深感抱歉。”这也是七月我看过的最好的结局,相比我看完《镇魂》哭着吃糖。

我拥有一只像狗一样忠心,
像猫一样贴心,
像爱人一样深情的鱼。

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条飘浮在空中、发着光的鱼

还有封底的一句话:
阅毕,请回归人形。

        细细想来,大喜大悲都不是很适合我,我很少有过过激的情绪。如果觉得累,不妨悲伤一些,只有这种情绪才不会让你感觉游离在这个世界,就比如现在的我,虽然不悲伤,但是有些悲伤后的宁静。微烫的水,微沉的天色,微亮的光,还有微微燥热的人儿。

整理了书柜看到以前的文章
还真是一语成谶呐
“我无从知晓我写上一篇文章是出于什么目的,又怎能奢求,这天大地大,总有永恒。”

       猫丞丞和兔飞飞的故事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了。
       其实撒野这本书论文笔算不得第一,论剧情中间部分也稍显拖沓。主角论性格也不是极好,论戳中的点也没有很深刻。但,这本书的的确确是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书。
       蒋丞和顾飞让我第一次没有以读者的身份去看待他们的故事,而是作为他们故事的旁观者,他们世界的参与者。就连书中那么压抑的小城都让我向往,因为那里有顾飞。
   
  “我不喜欢那个小破城市,也看不上钢厂那个破地方的人,”蒋丞说,“但我还是很舍不得那里,那个城市,那个钢厂,因为我在那儿把你挑出来了。”
      “无论我在哪里,我都还是能一眼就把你挑出来,”蒋丞说,“你跟别人不一样,我以前就说过,你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就算你说了,我还会碰到很多人,但碰到再多人,也没有第二个顾飞了。”
       压抑、灰色、不堪、不敢去想的过往,而这一切沉积起来不是爆发,就是在爆发中毁灭。但是,蒋丞来了,他不是一束光照亮顾飞的世界,而是将自己跟可以拉起顾飞的绳子绑起来。顾飞一直悬在这绳子上,因为他不知道,一旦自己动了,面对自己的是不是不甘的沉沦。
      蒋丞一直在追寻自由,他一直飘浮在空中,不敢下地。蒋丞是顾飞的骄傲,而顾飞,是蒋丞的后背,承托了他所有的想象。
     “你知道么顾飞,我没有家了,我就这么一个人,在这里,租一间房,脚底下是空的。我往后靠,后面有你,我就踏实,我不是不去面对现实,我就是一想到如果你不在我旁边了,我就真的,一脚踩空了。” 
 “我在这儿。我就在这里,在你后头,我哪儿都不去,别怕。”

      我一直觉得他们就存在于世界某个地方,相爱,相互救赎。那个地方会有暖阳春草,有顾飞的蒋丞,有蒋丞的顾飞,简单拥抱,毫无顾忌地撒野奔跑,眼里映照的都是最好的对方。

       而喜欢一本书,一定是因为你与它产生了共鸣。又或许你从中看到自己的过去,或者未来。

明明晦晦                  影影绰绰

你会相信吗

因为几行字

我就喜欢上了你

我透过书页想象你写字的模样

我想到了你,想象我从未参与过的你的过往

而仅仅这一刻

我的一生就属于你了